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日月风华 > 第一四八七章 媒人

第一四八七章 媒人

秦逍虽然知道小师姑敢作敢为,却也是在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番话。

一时间睁大眼睛,反倒不知如何应对。

朱雀虽然喜怒不形于色,但此刻脸颊却已经泛红。

如果是换做其他事情,即使面临生死关头,她也会从容应对,而且能够迅速想出应对之法。

可是偏偏对男女之间的情感之事,在秦逍之前她从无经历,根本不知该如何应对。

她也没有想到小师姑不但能看出自己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甚至直接将这种事情丢到台面上说。

她看似镇定从容,但心下已经有些慌乱,蹙眉盯着小师姑,眸中已有怒色。

秦逍自然也是尴尬无比。

虽然与朱雀有双修之实,但他很清楚,朱雀肯定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人知道,更不可能谈婚论嫁。

如果不是为了修成大天境,朱雀甚至不会与秦逍走得太近,双方很可能形同陌人。

修成大天境后,朱雀便刻意与秦逍保持了一些距离,莫说身体相接,就连说话也不太多。

秦逍知道朱雀那是有意让双方的关系冷淡下来。

她连两人接近都会小心,怎可能谈婚论嫁?

小师姑陡然间丢出这样一招,秦逍尴尬,朱雀有些恼怒,洛月一脸惊诧,只有小师姑兀自面带迷人微笑。

秦逍不知道小师姑为何会在这种时候非要把这件事情摆上台面。

难道是故意嘲讽奚落朱雀?

“问你话呢?”小师姑见秦逍不说话,回头道:“你脸皮比城墙还厚,难道还会不好意思?我问你,你要不要娶她做老婆?”

秦逍无奈道:“小师姑,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傻了啊。”小师姑瞪了一眼,道:“师姑给你找媳妇,你听不明白啊?”

秦逍见得朱雀脸上怒容更甚,只能凑近到小师姑耳边,低声道:“小师姑,求求你别再搞事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办好,真不劳您帮忙。”

“都死到临头了,还缩手缩脚。”小师姑叹道:“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小师侄,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胆子可比天还大,怎么面对天斋的道姑,就畏手畏脚?之前在天师殿,你连死都不怕,为了她敢与三大门派为敌,现在这点婚嫁之事就不敢说了?”瞅着朱雀道:“朱雀,我小师侄挽天斋于将倾,对你可算是真的一往情深了。他要是不喜欢你,怎会舍命相助?你也要知恩图报,应当以身相许了。”

“沐夜姬,我是看在剑神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朱雀恼道:“你说话不......不要得寸进尺!”

她虽然竭力表现出镇定,但语气之中,分明还是带着一丝慌乱。

“你们这些修道之人,就喜欢端着架子。”小师姑道:“你要是不喜欢他,干嘛和他睡在一张床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还犹豫的。我小师侄的人品不差,不是始乱终弃的人,朱雀,你总不会穿上衣服不认人吧?”

“沐夜姬,你.....你住口!”朱雀实在忍不住,怒道:“我和他的事情,不要你管。”

小师姑见朱雀发怒,不以为意,笑盈盈道:“你是我小师侄的女人,也该叫我师姑。一个晚辈,对师姑这样大喊大叫,成何体统?”

朱雀怒极,便要上前,秦逍就怕这两个女人打起来,立刻闪身上前,拦住朱雀:“别生气,别生气,小师姑喜欢开玩笑,你就当没听见。”

“我帮你们撮合,你们自己却装模作样。”小师姑摇头道:“两个都是不懂事的人。朱雀,你都和小师侄上了床,难道不让他给你个名分,就这样无名无分死在这里?”

朱雀淡淡道:“沐夜姬,我看你对他十分关心,你们似乎也有些不清不白,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干脆自己嫁给他?”

秦逍睁大眼睛。

小师姑不像话倒也罢了,朱雀竟然也说出这种话。

朱雀只以为如此反唇相讥,定会让小师姑也尴尬起来。

只是她对小师姑的性情实在了解的不深。

小师姑就怕她不理会,一旦接上茬,那就是变得兴奋异常,吃吃笑道:“朱雀,你是说真的?”

“难道你不关心他?”朱雀淡淡道。

小师姑笑道:“他是我师侄,我当然关心他。你让我嫁给他,你真舍得?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只是他师姑,并非血亲,真要嫁给他,那也不是不可以。剑谷在兀陀汗国境内,这兀陀人的风俗可与大唐完全不一样。要是按照大唐的礼制,我是他师姑,要真嫁给他,难免会让人说三道四,说我们败坏纲常。不过在兀陀人的风俗里,我嫁给他可是谁也不会说个不字。”冲着秦逍笑道:“小师侄,这位仙姑让我嫁给你,你意下如何?”

秦逍无奈道:“都别吵了。现在还没能找到出口,咱们要继续想办法。”

“没有办法了。”小师姑道:“小师侄,要不咱们真的就在这里成亲?”

秦逍骇然道:“小师姑,你.......!”

“反正看样子她也不要你了。”小师姑幽幽道:“咱们都要死在这里,若是咱们成亲,死后也是夫妻,还能相伴而行。到时候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去走鬼门关。”环顾一圈,蹙眉道:“可是这里也没蜡烛,咱们成亲是不是太寒酸?罢了罢了,都这个时候了,也不要挑三拣四,随便凑合就行了。”

“小师姑,你不是当真的吧?”

“你难道不愿意?”小师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以前你和我在一起,不总是觉得我好?现在又不要我了?”看了看地面,苦恼道:“可是咱们在这里成亲过后,没有地方入洞房啊?小师侄,难道咱们要在她面前洞房?”

朱雀心中恼怒,故意道:“不用担心,你尽管洞房,我们不看就好。”

“那可说不准,谁知道你会不会偷看?”小师姑吃吃笑道:“是了,朱雀,你和他洞房的时候,又是怎么做的?我没有经验,要不你教教我?”

秦逍见小师姑越说越不像话,双手捧着脸,仰头低叹。

“令狐长乐当年放荡不羁,原来剑谷的弟子也都这般放荡。”朱雀冷哼一声,嘲讽道:“你师父就没给你留下他的经验?”

小师姑还要说话,秦逍已经抬起双手,道:“两位,都不要说了,你们......哎,留着力气找出口不是很好吗?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猛然间双目一亮,想到什么,盯住朱雀问道:“道尊当年暗示死里求生,绝不会是无的放矢。影......仙姑,这书库之内,你是否每一层地方都寻找过?”

“方才我们不也都找遍了?”朱雀蹙眉道:“多年来,这书库周围我查看了不下几十次,都没有任何发现。”

秦逍道:“有一个地方,你是不是从未找过?”

“什么地方?”

秦逍却是抬起头,望向了书库上方,其他三人见状,也都是不由自主抬头。

书库空阔,上方也不低,至少有将近两人之高。

这书库倒似乎是像天然的山洞,上方凹凸不平,垂下不少钟乳石,顶部似乎并没有经过修葺,保持了山体的原貌。

朱雀漂亮的眼眸此时也是显出光亮。

四人互相看了看,小师姑才问道:“你是说出口在头顶?但......这上面似乎没有动过手脚。”

“蓬莱诸岛上,有不少石山,许多石山的山体内有天然的山洞,似乎在这些石山形成的时候没有能填充。”朱雀仰起头,天鹅般的雪项白皙如雪,扫视上方道:“我检查书库的时候,见到上面似乎没有动过工,所以并无检查上方。”

秦逍闻言,心下振奋,道:“道尊何等人物,他如果留下出口,肯定不会让人轻易看出来。咱们被困在这里,想着如果真的有出路,只会在四周岩壁里,甚至在地面,很容易会忽略书库顶部。特别是这上面保持了山体的原貌,看似根本不曾有人动过,只看一眼,也不会想到上面能够出口。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恰恰是道尊狡......聪明之处。越是不可能的地方,也许就越是存有出路。”

小师姑三人闻言,脸色都好看不少。

“没有梯子,也没有垫脚的地方,怎么检查上面?”小师姑蹙眉道:“这小石台太矮,站在上面也够不着顶部......!”眼珠子一转,笑道:“是了,有办法了。小师侄,你让朱雀仙姑骑在你脖子上,这样她便能够着上面,好好检查上面是不是有机关。”

朱雀闻言,立刻道:“不行!”

“哦?”小师姑故作为难道:“若不这样,那该怎么办?朱雀仙姑,你想个好法子出来。”瞅了瞅洛月道:“她没有练过功,而且洛月仙姑守身如玉,不好与男人接触吧?我是她师姑,男女有别,总不能让我骑在他肩上。只有你和他关心亲近,危难时候,就不要再不好意思了。”向秦逍道:“小师侄,你赶紧扛起她,查查顶部是否真的有出口。”

“这个......!”秦逍看向朱雀,却也觉得小师姑所说倒不失是个好办法,不过看朱雀的样子,肯定是不同意。

如果小师姑和朱雀有一人不在场,这个办法肯定能够顺利实施,只不过朱雀和小师姑都不想在对方面前落下风,更不想让对方抓住日后调侃的把柄,所以虽然是个好办法,但实施起来却不容易。

--------------------------------------------------------

ps:求月票,看场球去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