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成为妹妹的食物后 > 第六百四十一章 身份

第六百四十一章 身份

数日时间已逝。

正街上,黑色的吉普车飞驰而过,轰鸣之声与其上所挂着的军方牌照,让周围的车辆都下意识地让步。

孟时雨坐在车后座上,双眸微垂着,表情看上去有些复杂。

这几天父亲给她都传递了好几次消息了,让她回老宅一趟,有事情要和她当面说。父亲想说什么,孟时雨心里是一清二楚,以各种理由给拒绝了。

不过她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他父亲竟然以军部名义给她下了命令,让她赶紧回老家。

事已至此,孟时雨心中虽是十分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跟着父亲派遣而来的警卫员踏上返回老宅的路。

孟时雨低下头,看了一眼手机,漆黑的屏幕映出她含着一丝忧愁与烦躁之色的面容。

前几天,她的“私人信息小组”的组长忱诺给她打来了电话,告诉她关于‘林咲’的消息搜查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然而当孟时雨继续问下去时,向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忱诺这次却支吾了起来。

“老大你……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这个人身份好像有点复杂。”电话里,沈诺说,“我在想什么地方可能出了点问题。”

“那你们现在到底查到了什么?”孟时雨问道。

“那个‘林咲’很显然是一个假名,他的身份呢,是圣彼得堡提尔纳诺分部的一名灵师,不过……”

“不过什么?”

“额,没什么,老大,我继续查,有消息了和你联系!”

说完之后,沈诺罕见地第一次首先挂断了电话。

孟时雨在电话这头百思不得其解,他自然也不会知道,那一头沈诺正在跟他的两名组员大眼瞪小眼。

‘林咲’就是梁晓,这几乎是摆到了台面上的事情,说实话他们查到这个消息根本就没有费什么力气。

不过,他们可不敢跟孟时雨说,毕竟孟时雨自认为将自己的感情隐藏得很好,然而沈诺他们可是看得很清楚,之前沈诺还跟孟时雨开过玩笑,要不要去查查对方的身份,至少把名字弄明白嘛,谁知道就这一句玩笑话差点捅破了天,被孟时雨按在桌子上说以后再敢多管闲事就拧了他的胳膊让他按不了键盘。

“我可不敢说,不然要是胳膊真折了怎么办。”沈诺看起来相当纠结,“可这是老大的任务,我如果迟迟不告诉她真相,那不就是我能力不足么?”

“组长,我有个好办法。”一名组员说到,“要不我们把情报递给老大之后,直接提桶跑路吧。”

“好想法!”沈诺点了赞,整个信息小组环绕在欢快的氛围中,“所以,你们两个谁给咱找好下家了?”

“……”

众人沉默,整个信息小组又陷入了悲伤的氛围中。

所以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想好该怎么和孟时雨交代这件事,便一直拖着。

孟时雨到现在也一直被蒙在鼓里。

车子出了申城,通过高速路一直走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到了一个小城镇中。

相比于其他城镇,这里算得上是偏僻,久久没有改造过,青壮年基本上都已经外出务工,以至于这里白日间的人流量都相当的少。

而孟家的祖宅,也就在这个镇子内。

拐过几条小路,一座外观相当普通的宅院坐落在田埂的边上,外墙已经出现风化的迹象,若非有人指点,旁人绝不会知道此处便是特殊军部驻华夏军区总指挥官孟武安所住之处。

停下车,孟时雨不等警卫员开门,便主动下了车,朝着警卫员不卑不亢地敬了一个军礼。

跟着孟武安十几年,也算是看着孟时雨长大的警卫员见此状,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个孩子现在心里肯定憋着气呢。

推门走了进去,大门内和房子的中间,是一个大约三十平米的院子,院子前半部分两侧开垦出菜地,不过如今杂草居多,中央是一条石板路。

大门前,一名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倚坐在躺椅之上,双眼微眯着,一张方正的脸上充斥着祥和的神色,然而那仿佛刀雕斧凿的皱纹中,却是隐隐泛着肃杀之意,身着宽松的墨色袍子,手里握着一柄黑色的烟枪,正在缓缓吧嗒吧嗒抽着烟。

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似乎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会是统帅着整个驻华夏特殊军部的总指挥官,孟武安。

听到脚步声传来,孟武安抬起眼皮,看见孟时雨的身影后,脸上泛起一抹笑意。

“时雨,你……”

“特殊军部驻华夏分部空军第三支队,少校孟时雨,前来报到。”站在父亲面前,孟时雨朝着他敬了个军礼,神色严肃地说,“指挥官,请问有何指示。”

孟武安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又生气了,是不是?”

孟时雨不为所动,眼神中却是有着倔强流出:“长官,我是应军区命令来的,没有任何不满。”

孟武安对孟时雨的态度似乎并不太意外,他慢条斯理地抽着烟,说着:“你看,战场你也经历过了,神你也见过了,你就好好听我的话,退伍回家多好。”

孟时雨盯着孟武安,良久没有说话,然而目光里全是抗拒之意。

“你或许很难理解,但我是为你好……”

“爸爸你现在已经是华夏军部的总指挥了,我是你的独生女,怎么能独自龟缩在家里?这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孟时雨说道,“再说了,哪怕爸爸你不在意,但是我在意,凭什么我不能上战场?”

孟武安还想说话,一阵越野车的轰鸣声从门外传来,只见他的警卫员站在门侧,朝着他轻轻点头示意,孟武安顿时领会。

“这个先不说了,子淮来了,人家等了你好几天,结果你没有去接机也就罢了,脸都不露一下。”孟武安说道,“待会儿你可得跟他好好道个歉。”

孟时雨哼了一声,一甩头,长长的马尾似是她的脾气般不悦地跳动着。

大门外,一个高瘦的身影健步如飞,身上穿着笔挺的军部制服,那衣袖间露出的手腕上,凝实的肌肉似乎是在展示着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身体有着怎样的爆发力,黑色的头发修剪地十分精神,更显得他面容俊逸。

“孟叔叔,又来打扰了。”

来人微笑着,朝着孟武安打招呼。

孟时雨的目光斜视向对方,微微皱眉。

虞子淮,在如今华夏军部之中,是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一方面是因为他出色的实力,而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父亲。

被誉为“人形杀器”,率领军队对抗神鬼战功赫赫,为最接近“君王”罗尔纳之人,虞莫归。

因此,虞子淮也被寄予厚望,而他也没有令众人失望,不仅自身实力强劲,在众多高优级对神演练中,他在年轻一辈中总是能够夺魁。

孟武安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想着这个年轻人也够优秀了,孟时雨再怎么高的眼光也应该接受了。

然而,他却是打错了算盘。

在得到孟武安的微笑回应后,虞子淮望向孟时雨,目光中涌现出活跃之色,上前道:“时雨,我……”

“虞少校。”

孟时雨骤然往后退了一步,十分严肃地朝着他敬了一个军礼,神色不改地说道:“好久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