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妃比寻常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岁月静好

第一百六十五章 岁月静好

天色刚刚翻鱼肚白的时候林倾颜就醒了,她现在不敢动,因为被某人死死的抱在怀里,她怕吵醒了他。

一想起昨晚,她的脸就如煮熟的虾子一般。

洛君墨在林倾颜醒了人时候就跟着醒了,他幽幽的睁开眼,看见怀中脸红红的女子,邪邪一笑,他伸手往某个地方摸了摸。

“君墨别闹。”林倾颜不敢装睡,睁开眼防备的看着他。

洛君墨怎会听她的指换,“娘子,现在还早,我们再睡会儿吧。”

“可是,可是我们还要进宫去奉茶。”林倾颜气息不稳的说道。

“还早。”某人说完化身为狼。

说是再睡一会儿,但是等两人起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某人是已经吃饱了,某人却连站都站不稳了。

林倾颜恼怒的瞪着洛君墨,但是满眼水雾的瞪着看起来却像是在撒娇一般,洛君墨看得心里痒痒的,俯身下去又是一吻。

林倾颜一把推开洛君墨,怕他又一发不可收拾。“来人,打水进来洗漱。”

洛君墨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现在就开始推开他了,念着昨晚累坏她了,这次就不计较了。若是下次,一定就地正法。

林倾颜不敢看洛君墨,任由丫鬟替她穿衣洗漱。

两人用了些早膳,这才坐上宁王府的马车往皇宫去。

一路上林倾颜没有说话,洛君墨轻轻拉着她的手,“颜儿不要怕,皇宫里没有人敢欺负你。至于我母妃,你这次奉茶后少去皇宫就是了。我相信时间久了,她也会真心待你的。”

林倾颜微

微洛君墨怀里靠去,心里才稍微安定了一些。“君墨,我不怕,只要有你在我身边。”

思月宫里,紫苏和洛轩早已在花厅等候。

“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不见宁王夫妇前来奉茶?”紫苏微微抱怨道。她当初只因为是妾,所以不用进宫奉茶,但是这对于她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洛轩微微一笑,“紫苏,君墨昨晚大婚,小两口新婚,迟点起来是正常的。”

“皇上,娘娘,宁王宁王妃到了。”翠花从外面进来说道。

“快快有请。”洛轩看了一眼紫苏,轻轻的拉了拉她的手。

紫苏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微微低头,实则是掩饰脸上的红云。

洛君墨牵着林倾颜的手,一同从外面走进来。两人一起跪在地上,“儿臣,儿媳参见父皇,母妃。”

“都起来吧。”洛轩看见两人牵着手进来便知道两人现在感情好得不得了。

“谢父皇。”洛君墨将林倾颜扶起来,这时翠花已经端着茶站在一旁。

按理来说,这茶应该是敬皇上和皇后,只是因为雨国没有皇后,且紫苏又是洛君墨的生母,所以才会给她敬茶。

“新人敬茶。”

林倾颜恭恭敬敬的敬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她现在只想休息,真的是太累了。

洛轩见林倾颜满脸疲惫之色,就知道抱孙子不远了,儿子这么努力。

紫苏虽然不喜林倾颜,但是终究是君墨选择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父皇母妃,儿臣和颜儿先告退。颜儿昨天累坏了,需要好好休息。”洛君墨心疼

的不得了,昨晚是长了一点,但是也憋了那么久了。

林倾颜一听,面色微红,她轻轻扯了扯洛君墨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说了。

洛轩笑眯眯的看着小两口眉来眼去的,心里欢喜的不得了。“走吧走吧,省你们在我们老夫老妻面前眉来眼去的,看着碍眼。”

“儿臣,儿媳告退。”洛君墨拉着自己媳妇的手回家了。

“君墨,刚刚你有些过分了。夫妻之间的事怎么可以在别人面前高谈阔论,你能收敛一些不?”林倾颜靠在洛君墨的肩上,两人正坐着宁王府的马车回去。

“娘子,夫君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难道你昨晚不累吗?要不咱们回去继续,没想到我娘子这么能干。”洛君墨丝毫不觉得羞涩,他觉得在紫苏面前不能太安分,否则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出其不意的事情。

林倾颜一听,从洛君墨的怀里抬起头来,有些恼怒的瞪着他。她脸上红扑扑的,看起来像是抹了胭脂一样,像一颗刚刚成熟的葡萄一样。

洛君墨被眼前的美色迷住了,情不自禁的吻上去。

林倾颜有些懵,随即反应过来,推开洛君墨,“我在生气呢。”

洛君墨满眼含笑的看着林倾颜耍小性子,伸手把她搂在怀里,“颜儿,我知道你在生气,但是你生气的样子好美,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亲你。”顿了顿,“好,以后这种事不说了,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好不好?”

林倾颜本就不是真的生气,就这样被洛君墨搂着,她心里也觉得满满的。“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又

这种无耻的气质呢?”

洛君墨笑了笑,“颜儿,夫妻之间没有固定的谁是那位。”

林倾颜不说话,她家相公果然是够无耻。

宁王府前,两男一女站在那儿,男的俊秀,女的清丽。

从皇宫到宁王府也不算远,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马夫把帘子一掀开,林倾颜便看见了站在那里等待的人。

“哥哥,绿芽,冥衣,你们回来了。”林倾颜很开心,终于回来了。

“拜见王爷王妃。”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快免礼。”洛君墨扶着林倾颜下马车。

“王爷,属下得知二月初七成婚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还是没有赶上。”林若清一身青色长袍,脸上略带疲惫之色,想必是长途奔波。

“没事,只是一个仪式而已,不重要的。对了,若清这次回来我正想把手上一些事转移给你帮忙打理,以后我会多费心在朝堂上,这些就要麻烦你了。”洛君墨正色道,“你们也累了,先去洗漱休息,一会儿在花厅用晚膳。”

“是,属下告退。”三人告退后,洛君墨和林倾颜一起往府中走去。

“颜儿,现在他们都回来了,相公知道你有很多话要对你哥哥说,对绿芽说,但是现在你需要休息,如果你还有精神的话,为夫不介意更无耻一点。”洛君墨在林倾颜耳边小声说道。

只见林倾颜的脸色越来越红,“我去休息了。”她急急忙忙的说完就跑开了。

洛君墨站在原地笑了笑,他家娘子还是害羞啊。随即跟在林倾颜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她回

厢房。

洛君墨觉得,现在他很满足了,有自己爱的女人,有对他好的朋友,其他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暮色降临,在东阳的葵城,徐徐吹来的寒风刮的慕容卿尘的脸生疼,他一身白色束腰长袍,仿佛谪仙一般站在城墙上。

从月城出来后他还没有回去,一直在葵城,他心里一直都有一个声音让他放下。

谢香怡害死了林卿然固然不可原谅,但是她是因为爱洛君墨才做出那样的事情,她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若是他再去月城带走谢香怡,那他和谢香怡又有什么区别。

一阵脚步声,“公子,您的信。”一个小厮从城墙下跑上来,恭敬的把信递给慕容卿尘。

他接过信,信封上的字是他爹慕容风亲笔写上,定是阳城出大事了。

信里只有两个字:速归。

“阳城发生什么事了?”慕容卿尘心底一沉,以往他爹催他回去都是半开玩笑是话,都是说她娘亲想她了。

“回公子的话,前几日从离阁送往宫里的膳食发现被人下毒了,下毒的人查出来了,但是已经自尽了。老爷要您早些回去,皇上那边需要您出面查此事。”小厮是从丞相府中快马加鞭而来,似乎是要带慕容卿尘回去。

慕容卿尘垂下眼睑,似乎在想什么。良久,“回阳城。”

谢香怡,这次就放过你,别让我遇见你。

人生无非就是希望有一个自己爱的人,能够一起相濡以沫白头到老。

这些,洛君墨有了。

慕容卿尘,还在等待,但也不远了。

期待,公子倾城。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