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庶女皇后 > 一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一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谨姑姑依言退下,幸灾乐祸地站到太子妃唐沛柔的背后。

“我有什么好说的,太子刚去前线,你们就兴风作浪……。”

唐沛柔不等她说完,喝道:“来人,给我上签刑!本宫要废掉你的双手和双脚,看你到底还有何本事抚琴、跳舞!?”

“啊!”有人把一根尖尖的竹签插入唐倾舞的脚趾,引来她撕心裂肺的惨叫,正待插入第二根竹签儿,这时有人来报:“太子在前线大捷,太后召集后宫人等到天坛祈福!”

唐沛柔恶狠狠地说道:“那就留下这个小贱人,有时间我再慢慢地折磨你!”然后领着一干人等大摇大摆地走出牢房。

唐倾舞和莲儿受到狱卒大哥的照顾,伤势一天好似一天,太后好像是听到什么风声,把宋美人的女婴儿让杨玉珊抚养,天天安排后宫妃嫔们抄写佛经为大沅祈福,一点儿时间都不给太子妃留,她们也正好少受了很多非人的折磨。

正当风平浪静之时,一个月后前线传来消息,大将军方旭尧在前线被俘虏,深陷囹圄,太子季伟辰和急先锋官展辰失踪,死不见死活不见人,帅印大权落入了少年将军李铭的手中。

身患重病的皇上大叫三声:天亡我大沅,口吐鲜血而死。皇上驾崩后,太后昏倒在当,一时后宫内一片大乱,皇后李珞璎主持大局,言说国不可一日无主,力主五皇子季伟擎继位,因朝内以户部尚书和丁太傅为首的大臣强烈反对,说一日没有太子下落就一日不能拥立新君,只能暂时搁浅,一切事务由皇后代理。

话说一日少年将军李铭兵败回朝,荣国特使随部前来洽谈投降事宜,一时间大沅国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后宫之内万分凄惨、毫无生气。

朝堂之上,看到趾高气昂的荣国使臣,户部尚书杨大人怒斥道:“尔等鼠贼小辈,本应连年向我大沅纳贡朝贺,却背信弃义带兵来犯,在战场上惯使阴谋诡计,害我百姓,犯我城池,让当朝太子失踪月余,我恨不得吃尔肉、喝尔血!”

荣国使臣名叫完颜邦,一脸横肉,贼眉鼠眼,惹人厌恶地哈哈大笑道:“匹夫老儿,何谈什么大沅,过去无奈纳贡朝贺,今日得胜谈判,俗

话说胜者为王败者寇,何谈什么阴谋诡计?我在北疆听说你们有一位巾帼英雄,名叫楚雪嫣,那是一计空城、大退**四皇子也就是现在的国王迦罗,某家随时一介武夫,但也倾慕地很,如果能为某家抚琴、跳舞,自当网开一面、不再纳贡,否则我大荣国随时会有百万之师听候调遣,何谈什么天朝大国?哈哈哈!”

“大胆完颜邦,楚雪嫣的名字岂能让你直呼?她是太子侧妃,身份高贵、风华绝代,岂能让尔等亵渎窥视?”五皇子伟擎拍案大怒,生怕楚雪嫣为此再受侮辱。

“哈哈哈,什么太子侧妃,你们的太子都没了,就连正妃都是李铭的女人,五皇子,你会不知道?李氏一族为了你的千秋帝业可是花下了血本,不惜与我们大荣国合作,否则那位神勇无比的方旭尧将军也不会轻易落入某家之手!五皇子,哈哈,应该叫皇上!”

朝堂之上,人人瞠目结舌,这可是天大的秘密,全被这口无遮拦的完颜邦一语道出,五皇子季伟擎拔出宝剑,就要刺向这位出口羞辱大沅的荣国使者。

“放肆,退下!”皇后李珞璎厉声怒斥,然后又不动声色地说道:“我说完颜大使,想当初贵国答应祝我一臂之力,可是得到了不少好处,何苦要当众揭短,陷我于不义呢?”

“皇后大人,你这位儿子可是不开窍啊!某家也是被逼无奈,才道出实情!人人都说纸里包不住火,这些猫腻还不是早晚都让人知道的吗?”完颜邦满不在乎地说道:“某家只是仰慕楚雪嫣,如果能归于某家的话,可以少纳十座城市、千亩良田!”

“完颜大使,她一个残花败柳,既然太子已然不在了,留她何用?本宫就赏赐与你!”皇后规划唐倾舞的人生就象送出一只小狗小猫一般。

“母后!你不能这样!”五皇子伟擎怒目反驳皇后,但是怎能改变大局,朝堂之上文官武将个个气愤难当,可是面对大殿内外都是李铭的人,又能奈何?

“来人,把楚雪嫣带到朝堂之上,让她为完颜使者抚琴!”既然皇后发话,话语权又在她的手上,岂有不听之理?

唐倾舞被带到朝堂之上,虽然面容憔悴,但是

难掩天生丽质,荣国使者睁大眼睛,只差口水流满地了。

太子妃唐沛柔发令道:“楚雪嫣,你现在为荣国使者完颜帮大人跳舞、抚琴!”

“呸,唐沛柔,当年你凭借一首卧看云起、一曲凤舞九天被当朝太子青睐,你荣升太子妃位,却狠心地杀害同父异母的亲妹妹唐倾舞!你一边与李铭私情相恋,一边又舞弊太子与其伉俪情深!”唐倾舞义正词严地怒斥道。

“你怎么知道这些底细?难道你就是那个丑八怪唐倾舞?”唐沛柔的阴谋被当众揭穿,一时羞愧难当。

“对,我就是唐倾舞,从十二岁起被你用北**药毁去容貌的唐倾舞,后来我大难不死被楚大人挽救认为义女,从此世界上有了我楚雪嫣!后宫之中你继续兴风作浪,你唆使小玲害死谢美人,让她痛失胎儿上吊而死,然后又让谨姑姑砸死小玲,同时,你用了一箭双雕之计,用北疆之毒去还方姒瑶,可惜奸计未能得逞!”

“怎么单凭你一面之词就相信你一个小贱人的话!?”唐沛柔恼羞成怒,大声打断唐倾舞的话。

“在谢美人的手中有一个纸团,把其中原委介绍的很清楚,当初你以小玲哥哥的性命相要挟,还要了这个傻姑娘的命!你指使谨姑姑从背后推我,误伤宋美人,害她早产婴儿失去生命,又把这件事嫁祸在我和莲儿身上,自以为做地严谨,无人知晓,哪里又知道人在做、天在看,作恶多端的人,总有一种会得到报应的!”唐倾舞义正词严,慷慨激昂地解开了一个个天大的秘密,惊动朝堂。

唐沛柔从旁边侍卫身上抽出宝剑,狠狠地刺向唐倾舞的胸膛,让她猝不及防,无路可退,就在这时,五皇子季伟擎飞身扑到唐倾舞的前面,替她挡了一剑,鲜血瞬间弥漫了他的全身,唐倾舞抱住他大喊:“你醒醒,五皇子,你醒醒!”

皇后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太医,快叫太医!”

五皇子季伟擎冲母亲微笑着说:“母后,不用了,儿子先走您一步,就不要再为打算了,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雪嫣,不,你现在是倾舞,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能保护你了,多加保重,今生是方旭尧和三哥先

遇到你的,那我与你约定来生,你记得一定要遇到我……”,他挣扎着说完这些话,面带微笑地闭上了双眼。

“伟擎,伟擎,你给我回来,不要死呀,我不许……”,唐倾舞声嘶力竭地呼喊着,她知道多次相救自己的黑衣人就是五皇子季伟擎,当初他向自己表白之时,她告诉他自己早认识了太子季伟辰,与其寺庙琴箫遇缘,今生已经错过了,怎奈五皇子用情太深,一直在暗中保护与她,更不惜今天舍身救她!

皇后李珞璎看到亲生儿子命丧当场,气急败坏,劈手夺过唐沛柔手里的宝剑,毫不犹豫地刺入太子妃的肚子上,并且不解恨地连连刺了好几剑,只到唐沛柔鲜血弥漫、躺在地上为止:“小贱人,看你还敢杀我皇儿,看你还敢杀我皇儿!”

“姨母,皇后,沛柔不是故意的……”,唐沛柔说完这句话,瞪大着双眼死死地盯着皇后,感觉自己鞍前马后地效命,怎么会被姨母亲手杀害呢?

他的情人李铭,那位在这次兵变中起了关键作用的少年将军,大吼一声,毫不顾忌地抱住唐沛柔:“沛柔,沛柔,你真傻,早说要和你远走高飞,你不该贪恋着皇门权贵啊!沛柔,沛柔,你等等我,李铭为你报仇雪恨……”。

李铭眼珠子都红了,大喊大叫,疯狂地抓住皇后,打横把她高高举起,奋全力掷到雕龙柱上,作恶多端的李珞璎顺着柱子跌落到地上,鲜血流了一柱子、一地,就连一声都没发出来就去追赶亡夫和儿子了。

此时此刻,李铭早已杀红了眼睛,大步流星地走向唐倾舞,要去抓她,想用同样的方法掷投到柱子上,怎奈步子还没到她的跟前,只见完颜邦一记飞镖插入李铭的后心,他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想看清杀害自己的是谁,完颜邦一介武夫明人不做暗事,大声承认道:“楚雪嫣,不,应该是唐倾舞对吧,她是我看中的女人,你的绣花枕头岂能当面杀她?!”

李铭用手指着完颜帮,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声音都未发出就咕咚一声倒地身亡了!

这一切发生地太快了,不容人思考和反应,一帮大臣目瞪口呆、不知所以。

唐倾舞落落大方地对

着荣国使者身施一礼,轻启朱唇:“倾舞谢谢完颜大人的救命之恩,愿意为您抚琴一首,以报大恩!但是,小女早已是太子殿下的妃子,今生今世都是他的人,生是他的人,现如今太子殿下失踪未回,我死是他的鬼,为您抚琴之后,将自杀追随太子,还望完颜大人见谅!”

说完这句话,唐倾舞焚香净手,面不改色、不慌不忙地端坐在古琴前,弹奏起那首绣在手帕上乐曲,那是归沅寺中萧声中的乐谱,倾舞根据记忆写了下来,爱不释手,在告别这人世间的最后一刻,她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悠扬,于是目不斜视地弹奏起来,琴声中她想起了当年画坊中凤舞九天和卧看与起,琴声中她想起了清河县城墙上,她假扮当朝八公主一计空城、大退敌军,琴声中她想起了太子季伟辰抱着杨玉珊离去的背影,琴声中她想起了梦中那个缠绵反侧的真实梦境,她想起了待自己如亲女儿的大婶、使自己重生的义父楚大人,想起了喜欢、宠爱自己的太后……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萧声由外而内,轻快明朗,与琴声追逐嬉戏,配合默契,记不清的结尾部分由箫声带着,那琴声似乎遇到了知音,音律和鸣,悠扬婉转,朝堂之上所有人都听呆了!

他终究是来了……唐倾舞神色自若,却分明愈发镇定,目光坚定,唇角露出浅浅笑意。

数月后。新皇登基,国号顺天。

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登上朝堂之上,端坐龙椅之中,傲视群雄,满朝大臣面露惊喜之色,只见户部尚书杨大人带头跪倒在地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这时身边太监附耳低语。

“什么?”

“回皇上,方才皇后娘娘的侍女报喜,皇后娘娘有喜了。”

“快!传太医!”

跪在大殿之上的大臣们纷纷低首侧目,困惑于新皇为何迟迟不让他们平身。殿前侍卫见此情此景便知皇上欣喜把群臣给忘了,忍不住窃笑不已。

多年后,仍有野史记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纵使天下江河如此多娇,怎敌美人一颦一笑一倾城。顺天新帝爱美人胜过江山千百许,登基首日,便因皇后大喜,忘众大臣于朝堂中。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