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帝王相公 > 169《大结局》再牵手

169《大结局》再牵手

太子倒也没再细追究,五月初十,夜半时分,皇宫里传来几声沉闷的丧钟声,京城的老百姓们被惊醒:莫不是皇宫里 死人了?

没错,皇上驾崩!

听到钟声的太子匆匆赶到皇宫时,皇上的寝宫早已换上白色的布帘子。

来来往往太监浑身缟素,宫女们头上都别着白色的宫花。

国不能一日无主,太子被拥立为新君,年号“开泰”。尊先皇为“孝宗”皇帝,母后为“皇太后” 。

因为受命于特殊时期,后宫妃嫔暂且没有论封。

皇上的葬礼由新皇主持。因为跟皇上的丧期重合,先皇为大,周金奴和玉儿的后事暂且搁置。

太子登基为皇上, 身为太子妃的吴美娟,自然而然跟着水涨船高,早晚加封皇后,但是,狡猾的吴美娟知道,太子不会轻易册封自己。

——因为,周金奴和玉儿的事情还没完。太子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关键时刻,不能丧失斗志,吴美娟提醒自己更加规规矩矩,彰显其身为未来皇后 的端庄淑雅。

自然,她要格外巴结现如今的皇太后婆婆大人。

乔皇后一如既往的和蔼可亲,当然也少不了语重心长地叮嘱,“将来这大盛朝的后宫就靠你了!哀家,累了……”

得到皇后默许的吴美娟多少有些安心。

心里思忖,事情自己都没参与,喜奴儿全盘担当下来,最多将喜奴儿处死,自己检讨一番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然而,新皇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吴美娟心有余悸。

皇上驾崩当日,新皇便颁诏,说是孝宗皇上生前极其宠爱安北送过来的那几个妃嫔,如今先皇孤零零在那边无人陪伴,现赐四女毒酒四杯,到阴间陪伴孝宗皇上!

一下也不耽误,四个吓得面无人色的妖冶安北女子,被太监们强行给灌了 鸩酒。

哭喊声未断,四个女人脖子一直,腿一蹬,找先皇去了。

接着又颁布第二道旨意。宣安北都护吴道远进京帮着打理先皇后事,暂且派唐云霄率领十万御林军去安北接替他的职位。

吴道远不愿进京,在安北,山高皇帝远,自己就是太上皇啊!

可唐云霄很乐意去边关,那些年他云游四方,天地为家,在安北交了不少异族兄弟,此番过去,正好借公事叙旧。

圣旨难抗,好在只是暂且接替。

日子一天天耗下去,皇上只字不提册封皇后妃嫔的事情,吴美娟父女如坐针毡。

吴道远是条老狐狸,现任丞相赵林辅早被他收买,二人密商,择机由赵丞相出面奏本。

这日,赵丞相出班启奏:“陛下登基十数日,后宫娘娘们却仍留在太子府,皇宫三宫六院空着,既不吉利,更不不和体制啊,还请陛下将娘娘们悉数搬来皇宫居住,方为正统!”

新皇沉吟片刻:“赵丞相,您多大年纪了?”

赵林辅倒没有多想,脱口而出:“老臣四十有五!”

“果然是老糊涂了,竟然连礼仪孝悌都分不

清楚了,父死子不婚娶,这是为人之子的孝道,如今父皇尸骨未寒,尔等催着朕安排后宫妃嫔,岂不是居心不良,想让天下百姓看朕的笑话啊!”

一听皇上这么回答,赵林辅吓得满头冒汗,瑟瑟发抖,跪倒在地,不住请罪:“老臣该死!老臣糊涂!请陛下不要跟老臣一般见识!”

“好吧,既然赵丞相自己都承认自己老了,那就回家歇着吧!”新皇顺水推舟。

赵林辅哪敢多说,连忙叩头谢恩:“老臣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见他要走,朝中属于他们一帮的权臣自然要为求情,那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无奈,只好一齐跪倒:‘陛下,赵丞相德高望重,这样卸任了有些可惜……”

“那一你们之见……”

“微臣觉得,册封后宫可以等大行皇帝入土后再作计较,至于赵丞相所言,也是前朝有例可循……”

“那, 朕就收回成命?”新皇一副有所动摇的语气。

赵林辅连忙叩头谢恩。

新皇冷冷一笑,“出尔反尔,朕如何树立自己的威严?既然,你们都觉得赵丞相冤枉,不如你们一起请辞吧!”

官场上哪有真情,这些人昔日巴结赵丞相,也不过是迫不得已,如今见皇上执意要撵他走,谁愿意赔上自己的乌纱帽,和他一起被炒鱿鱼啊!

于是,有聪明一点的,反应快的,就出来拍马屁 道:“陛下乃万乘之尊,君无戏言!做得好! ”

“好吧,觉得赵丞相年老体衰不胜重托的,往前走一步!”嘿,就差没说,听我话的举左手,不听我摆布的举右手了。

这伙人竟然原地不动。

“好吧,众位爱卿都留下!”

赵林辅只好灰溜溜走人,走到吴道远身边,眼神充满懊悔,大概心底在骂吴道远:我为了你们父女,丢了官,真他妈丧气!

吴道远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儿皇帝,为了我女儿,我才扶持你当新皇,早知道我带领 安北三十万雄兵,攻进京城,拿下你个狗崽子,我自己当皇帝!

发狠归发狠,老奸巨猾的吴道远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点,他一心一意扶持自己的女儿当皇后,没成想他认为这个风传拈花惹草,没有多大能耐,不受老皇帝待见的小子,居然心中藏利剑,蒙混了我的眼睛。

暂且忍一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没想到,更损的事情在后头,新皇下旨,命吴道远负责调查玉儿之死和金奴投毒之事。

连同自己投案的蕙兰郡主一并移交给了他。

吴美娟一听这个消息,大喜过望,当晚就奔父亲居住的驿馆,要求父亲将这些人 安个罪名,伺机处死。

她以为还是在边关,自己家中呢,随意草菅人命。

吴道远长叹一声:“女儿啊,你太单纯,皇上这招,那叫一个 毒啊,你想,让你自己审自己人,审出来真相, 闺女你将会受牵连,如国你徇私枉法,他正好逮着你的小辫子,整你于死地。难啊

……”

“那怎么办?”

“那就只好牺牲喜奴儿了,没办法啊!”

“只要能将女儿的罪责开脱,死十个喜奴儿也在所不惜!”吴美娟眼里掠过一丝狠毒。

“女儿,好!是个做大事的料!无毒不君子,眼下只要你在宫中,就有机会,不是还有乔皇后支持你么?”吴道远表扬自己的女儿。

“是的,昨天她还暗示女儿,要将将统管后宫的皇后大印交给我呢!”吴美娟肯定地说。

“眼下,就只好巴结一下这个老女人了!”吴道远不忘提醒女儿。

随即,父女二人有如此这般合计一番,掌灯时分,吴美娟方才回去。

回到太子府,吴美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送了些金银珠宝送给绿丹苑里的郑惜若,并捎话 告诉她,秦学士夫妇已经投案自首,要她赶快安排后路,否则,她性命难保!并暗示,今晚后门防守甚松,要是趁机溜走,倒是个好机会。

郑惜若一听,当时就吓坏了,连忙收拾细软,趁着天黑看不清人,乔装改扮一番来到后门,谁知她前脚迈出大门,就被埋伏在一旁的侍卫逮住了。

皇上在皇宫,太子府内,只有吴美娟当家,这几人把郑惜若押到春兰苑。

吴美娟懒懒地靠在贵妃榻上,衣衫完好,并无睡意,看来是专门等着郑惜若了。

“吴美娟你好卑鄙!明明是你杀了人,却嫁祸别人!我充其量不过是个帮凶,你才是主犯,当心被千刀万剐!”一切都已明摆着,郑惜若骂道。

“妹妹,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单纯了,我是主凶,你可有证据啊? 啧啧,没记性,那日选秀之事,你都不记得了?真是宽宏大量,可是,我吴美娟,没有一日把你当回事儿的,明白不?像你这样穷得连身边奴才都看不起的女人进宫,本来就是第一个大错…… 第二个错么,就是你没有自知之明,居然也异想天开得到殿下专宠,更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辜负了最疼你的周金奴……其实在太子府内,除了她谁都保护好你,可惜啊……好吧,你不久也过去陪她了,好好跟她忏悔一番……哈哈……”

愤怒的郑惜若像一头发了疯的狮子,拼命挣脱侍卫们的束缚,发疯般扑向吴美娟,冷不防扯着她的头发,拔下簪子就刺向她。

可惜, 身材娇小的她,更本就不是吴美娟的对手。

郑惜若见大势已去,大喊一声:“吴美娟,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说罢,将手中的金簪子狠狠刺向自己的喉咙,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

吴美娟惊叫着,她没料到这个素来软弱可欺的郑惜若,竟然如此有血性,连忙命人将她尸身抬走。

宫女们过来擦干净地上的血迹。

第二日,吴道远这么上报:郑良媛畏罪潜逃,被捉回来,要挟太子妃为人质,最后看大局已定,畏罪自杀身亡。

并将一干证人连同郑惜若携带的包裹呈上去。

“人作孽,犹不可活!”皇上想起这个颇有

心机的娇小女子不胜感慨道。

接下来,吴道远似乎真的秉公办事马上查清楚,喜奴儿护主心切,背着太子妃指使郑惜若杀害先周太子妃,又派人围杀玉儿母子,罪大恶极,均已招认,听任陛下发落!

皇上大悦,夸吴道远办事有力。并且大大封赏,并在京城赐其良宅一处,封为京兆尹,随侍皇上。

京兆尹,大盛朝官名,为三辅(治理京畿地区的三位官员,即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之一。相当于今日首都的市长。

按说,官职很大了。

朝中百官不知道新皇上唱哪一出,一会贬,一会扬。莫名其妙。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要整一个人,先给他官做,而且是大官职,把他捧上天后,然后再……

果然,吴道远门前又恢复了热闹,攀亲的,叙旧的,认干爹的,拜师傅的,投入门下做食客的,数不胜数。

很快,吴道远重新 拉拢了一帮新的势力。当然,他的亲儿子,吴美娟的弟弟,当朝驸马爷更是得力助手,打仗还看父子兵嘛!

而新皇,却置若罔闻。不仅赐吴道远一块随意进出皇宫的护身金牌,而且,听说对吴美娟是很恩爱。

朝里大臣纷纷议论,到底是皇上老岳厉害,裙带相连嘛,自然要向着几分。

但是,这回的吴道远,却不再一心想着指望自己的女儿当皇后之后,自己沾光了,靠谁不如靠自己——还是自己做皇上好啊!

于是,一场置好了。

大行皇帝死驾崩九九八十一日之后,吉日吉时,开始奔赴早已准备好的皇陵下葬。

这日,太阳刚刚从东城门升起半个,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除了西城门,奔向京城南部三十里地的南华山。

吴道远亲眼看着新皇出宫上了玉辇。

按照大盛朝制度,送葬的队伍每遇到寺庙道观乃至桥头,都要停下来烧纸泼汤。

这是京城外最后一道桥,皇上的玉辇刚刚停下,身旁一个扮成太监摸样的人就冲了过来,拔出长剑,刺向正要掀帘子走出来的新皇。

“哎呀”一声,新皇倒地。

那人为了保险起见,连着刺了几刀,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此刻出手之快,连羽林侍卫都猝不及防。

待大伙醒了神,刺客驾着轻功跳入桥旁的水里。

这是他们约定好的,要是刺杀成功,就跳水逃跑,要是不成功,就地自裁。

这时,吴道远的手下将一块 事先预备好皇旗覆盖在吴道远身上,所谓“黄旗加身”,高声喊道:“现在新皇上已死,朝中无君,皇位 是李家的皇位,与大伙无关,若是大家能顺应潮流,拥立吴大人为新君,你们每人官升三级!若是不想为官,也可以辞官不做,吴大人赐你们良田前倾,房产百间,回家颐养天年!”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大伙一下子愣住了。

眼睁睁地,新皇被杀,送葬队伍已被吴道远包围,识时务者为俊杰,有些人就选择了顺从,但大多数大臣痛骂吴道远,说他窃国贼

,宁死不从!

吴道远一声令下:不服我者,统统击毙!

“慢着!吴大人想要做龙椅,还没问问朕让不让呢?”夹杂在送葬队伍中一身太监服饰的新皇,不慌不忙卸下太监衣服,露出了里面的皇袍。

那伙人目瞪口呆,不是,死了么?

原来轿子里的是个跟新皇长得极像的太监,鱼目混珠,蒙蔽了吴道远的双眼。放长线钓大鱼,单等吴道远自投罗网。

贴身侍从李甲持长剑护着皇上,林太监吹了一声口哨,四面八方涌来黑压压的羽林军,将丧葬队伍和吴道远的人层层包裹,想包粽子一样,密不透风。

“传朕旨意!”新皇命令道。

“奉天承运,皇上诏曰:将方才屈服的所有叛臣灭九族,所有忠臣官生三级,世代享受国家俸禄!钦此!

一场虚惊就此平息,吴道远被乱箭射杀。吴家包括驸马,满门抄斩!当然,吴美娟除外,因为当她一听到父亲出了事后,急火攻心,迷失了心智,已经得了失心疯,也就暂且保留了一条性命。

一年后。皇宫,御花园。

雪柔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小皇子,跟在皇上后边,和皇上并肩而走的是个身姿窈窕、穿着皇后礼服的绛衣女子。

一个老太监远处一颠一跛跑来,到了近处,才看清正是被调往乔太后身边的孟公公,佛尘一挥,拜倒在地:“老奴参见皇上,皇后 !大皇子周岁宴早备好了,太后娘娘和孟美人正在那边恭候着呢,请陛下和皇后娘娘移驾前往!”

“云干娘来了没?”新皇后问雪柔。

“回娘娘,云曦正在太后那里恭候着您呢!”说话的是林公公。如今皇上将云曦名正言顺指给了他,奉旨成亲后,在离皇宫不远的一个地方修建了府邸。

”那慧兰郡主呢?”皇后又问道。

“慧兰郡主快到预产期了,不方便出来呢!”雪柔答道。

“这个蕙兰,真是能生,一年一个啊!非要她女儿做儿媳妇不可!”皇后笑道。

皇上只顾着逗弄怀里的小皇子,趁着雪柔答话的空儿,转身一把抢过过雪柔手中的小皇子,转了几个圈,哈哈大笑:“乖儿子咱们去给大哥过生辰去!”

“陛下,您小心点,我家小姐该不让您抱了呢!”雪柔轻声劝道。

“陛下老是这么不小心,万一闪着腰怎么是好?”一旁的周金奴柔声嗔道。

说到这里,你不会真以为周金奴死了吧!——那躺在那里穿着周金奴衣服的是和她身段差不多的云曦啊,易了容,吃了叶翎儿配制的九阴转魂丹一天一夜,闭气佯死。

当时的雪柔怕吴美娟看出端倪,故意嚎啕大哭,装作万分悲痛的样子,撞向吴美娟,分散了吴美娟的注意力,所以她没看清楚哦。

当然,前面交代了,吴美娟疯了,这个坏女人的下场也很凄惨的!

你瞧,那边草地上一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又跑出来了,边跑边喊:“我要当皇后,我要当皇后!”

……《全书完》——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