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 第二十七章 「玉藻前是恶灵的根源」!

第二十七章 「玉藻前是恶灵的根源」!

难道说——

这一位的意思是他直接毁灭了整个超凡世界

将其他的超凡体系全部消灭得干干净净,一人神圣,唯我独法?

当这个念头无可遏制的浮现在脑海里的瞬间,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可避免的战栗,貌似也就只有这么一个理由能够说得过去了。而且他们的确是知晓一些事情的,譬如说关于狂猎的出现与最后的结果。

因为约瑟夫等人当初被掳走一事,在欧洲那边可谓是引发了轩然大波。

尽管后来他们自己回来了,然而那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是理所当然的震惊了各国政府和高层人士。

覆盖船上和海面的冰霜

还有当时的各种监控设备记录

以及当时船上的人们高度一致的口供

这所有的所有。都确切记录下了同一件事情,明确指向了关于狂猎的妖灵们成群结队的横跨天空的一幕。

而在约瑟夫等人后来回来之后,也是不可避免的反复交代过这件事情,诉说了自己等人是怎么从狂猎妖灵的手中逃脱回来,而不是像传说之中那样被带往冥界的根据他们的说法互相印证,人们只能够揣测狂猎与之碰撞的另一方——

正是不久前在亚洲那边*,闹得沸沸扬扬的蓬莱仙山。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那座岛屿当时会出现在欧洲那边的海中,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欧洲传说之中的狂猎,会与东方的仙人莫名其妙的碰撞在一起

但正因为都不知道,才让人们理所当然的胡思乱想,胡乱脑补起来,甚至怀疑就是因为需要战斗的原因,这些一直都是传说之中的存在才会在那段时间现身否则的话,怎么解释他们之前一直都不出现,一出现就要分个你死我活?

现在看来,或许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脑海里,都下意识的浮现出同样的一个念头来——

狂猎可能已经是最后的独苗苗。但还是被这个存在逮着了又或者是知道这个存在打上门来了,所以他们才会明白命运无可避免,所以当时是在慷慨的奔赴战场,然后迎来同样的被消灭结果?

据说是被一瞬间就杀光了。

只依靠约瑟夫两人的话语,很难想象当时的情况

但是在这一刻,亲身感受过那毁天灭地的力量和无比显赫的神威的他们,呆呆的看着眼前那看似温雅平和的青年,只觉得灵魂都要被冻结了起来,即使是刚刚那个因为信仰而迸发勇气的女士下意识的还想要说什么,然而身体却是违背了意识。

她的信仰或许很虔诚,然而终究是属于凡人的思维活动,在这个不存在神秘的现实世界里,并不能够为她带来任何的增益。单纯的神经细胞释放的生物电现象,根本无法让她的身体在这一刻,去违背生命本能对抗眼前的起源之神。。。

!如果真的很愚蠢,没有想到这令人惧怕的“真相”的话,或许还能够保持从容,但是偏偏她其实并不迟钝,在和其他人几乎是同时的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后,大脑已经发自本能的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战栗。

“”

“”

空气像是在凝固。

无声的沉默如同窒息一般的蔓延。

旁边的奏姬小姐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她也知道那群狂猎妖灵入侵蓬莱岛,然后被一眼抹灭的事情,不过并没有想太多,也不明白眼前这群人怎么突然间就不作声了,一个个的面现惊恐,满头冷汗。

从头到尾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威严与气势压迫,有着特殊待遇和重点照顾的这位巫女小姐姐。根本不明白这群人此时此刻的感受。

“好了,看来你们的问题就这么多了”

顾墨平静的一眼扫过,所有人的心理活动都是无可遁形,颇感无趣的这么说道。

这群人都是被吓到了,本来就对他抱着深深的敬畏,再加上脑补出了过于惊恐的事情,又反过来加重了这份敬畏,这一刻都是大脑空白,根本没有什么心理活动,自然也很难有效组织出什么问题。

“那就到此为止吧,接下来你们自行选择去留”

他伸手拉过奏姬小姐,淡淡的留下这么一句话*,身形毫无征兆的消失在空气之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人们理所当然的被吓了一下,紧接着他们也终于是纷纷回过神来,然后面面相觑,发现各自都是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是好。

即使是代表各国政府立场的特殊成员,这时候也是思绪混乱,他们感觉自己的心情极其复杂,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发挥实在是不怎么样。

几乎没有说上几句话

想要咨询的问题也没有问完

甚至最关键的代表身后的势力方提出要求的任务也没有完成

但这也是难免的事情,再怎么样的精英人才,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都要靠他们自己去摸索应对。在对面给予的压力之下,面对可以读心的神奇力量,先前都还抱着普通人观念的他们也是不禁乱了方寸。

就像是现在这样,看见对面的怪物说走就走,他们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这就注定了他们不可能做到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认清现实局势后的无力感,还有生命层次上的巨大差异,都让尽可能争取平等对话成为了奢望若是能够有些因缘,倒是还能够打打感情牌,只可惜大家都没有。

——毕竟在这之前,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等人的任务不会有触发的可能,怀疑整件事情的真实性来着。

——或许就是中国那边能够有些渊源?

说起来,也是那个黑发黑眼的女人首先开口的,而且那位仙人也是认真的打量过她之后,才淡然的为自己等人解惑起来这是不是就是因为看在某些文化同源的份上,才会略微的表现出这样的饶有兴致?。。

!人总是喜欢为一件事情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试着按照自己的角度去进行理解,现在自然也是一样,他们下意识的就觉得这样的伟大生命一定是要高高在上的,一定是要目中无人的。

被问上一句就可能雷霆震怒,正常交流更是不应该出现的态度

仿佛这样的存在就得是无法沟通,喜怒无常的暴君、疯子、精神病一般,绝对不可能平和得像是一个人的样子。

以自身狭隘的理解,无意识的尝试用自己的逻辑去揣测伟大存在,并且自己还对此浑然不觉,自然是纷纷下意识的琢磨着刚刚的事情,解读各种有的没的的细节,并且觉得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想的这么一回事。

似乎是陆续想到这么一个方向,很多人若有所察的对视一眼,然后也是纷纷看向了名为辛蓁的女子方向。

后者正捂住自己的胸口,微微的张开红唇喘息着,缓解着刚刚的紧张和压力,复盘刚刚的对话,察觉到周围人们的异样视线后,也是抬起头来,一言不发的扫视四周一圈。毫不畏惧的与众人对视着。

“辛小姐”

有人上前一步,一脸严肃正经的开口道:

“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好好合作一下。”

“抱歉,我不这么认为。”辛蓁冷淡开口,她同样也想到这么一个方向去了,但是因为自己就是当事人,很难有这样没来由的狂妄自信,所以她对此反而抱有怀疑,不过这个时候没有必要露怯。

即使也知道合作的确很有必要,但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都不懂得争取自己这边的利益,那才是最傻的。

“不管他们了?”

回到蓬莱岛内侧空间,奏姬小姐有些疑惑的这么问道。

“没必要,做得太多反而会让你给予的变得廉价他们现在也没什么问题*,让他们自己去就可以了。”顾墨淡定的回答道,同时打量了一下这个好像时间在这里陷入了静止一样的内侧镜像空间。

和表侧的蓬莱岛没有什么区别,像是没有生机色泽的镜像。

湖畔的村子也是一样的布局,不过空空荡荡,寂寥无人,好似是死亡与寂静的居所只有一声一声的地鸣,有节奏的从远处的火山口上传来,那是其中的巨大丹炉,鸣动之釜在搏动。

好似大地的脉动,作为岛屿的心脏,大釜在吞吐着巨量的灵力。

因为依旧抱着某种负责任的心态,奏姬小姐平日里就是在这属于里侧的蓬莱岛居住,就在湖心岛的神社上——当然不管是岛屿还是神社,都是表侧世界没有体现的隐藏地图。

“好吧”

接受了顾墨的解释,奏姬小姐轻轻点头,然后又有些担忧的打量着他的外表。

“话说回来,你现在没事了吧?”

“放心吧。奏姬,我现在的情况好得不行”顾墨微微的笑了笑,试着轻轻握拳,挥手间在空气之中撕扯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伴随着音爆的轰鸣声,这轻轻的动作迸发出了无比恐怖的拳力。

轻轻的擦伤,能够让人的细胞都为之粉碎。

他现在是恢复了正常的人型,但是这并不是简单的化形可以媲美的高度,两者完全就不是同一个次元的神秘。

没有做出什么取舍,而是选择了“我全都要”!——变形前后的身体质量并没有变化,而是通过类似于生命归还的细胞拟化,以及固有结界的空间替换,等等等等,以这样的方式压缩起来,从而在正常人形下保持着庞大的恐怖质量。

而这个压缩倍率是极其可怕的

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特异点,肉体密度犹如致密天体的演化——

想象一下提妈的例子吧,就算那六十米长的魔龙通体都是普通钢铁浇铸而成的质量,硬生生压缩到正常人类的体型,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若是不刻意控制的话

去过的地方就成为天涯,走过的路从不开花,移动起来就能够排山倒海

——这并非歌词,而是目击报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