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北宋大法官 > 第二百零二章 亲邻法

第二百零二章 亲邻法

张斐真的是去撒尿了。

鲁迅说过,人在撒尿的时候,头脑是最放松的,最适合思考。

这个简单的官司,还真是令张斐犯难了。

但是难点不在于这官司是否难打,他都还没有仔细去考虑,而是他发现自己渐渐偏离了自己职业素养。

在他最初的规划,他拿下范家书铺,还就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去锄强扶弱,伸张正义,那是侠盗所为。

他也以为自己一直都是如此。

然而,当这个官司放在他面前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最初的想法已经发生了改变。

在他思想中,结果正义变成第一位,而非是金钱,亦或者是程序正义。

有些事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这是很不应该的。

为什么会这样?

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他自己也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是受许止倩感染吗?

显然不是。

他可能会有所顾忌,但也不至于让他改变自己的整个思维方式。

傍晚时分,张斐与许止倩一块乘坐马车,离开了汴京律师事务所。

“你生气了吗?”

许止倩见张斐情绪很是低落,闷闷不语,不禁小声问道。

张斐瞧她一眼,“与你无关。”

许止倩撇了下嘴角,滴咕道:“怎么可能与我无关。”

张斐苦笑一声,解释道:“我其实可以不让你知道的,而我之所以当时告知你实情,那是因为......。”

“就是因为你希望我阻止你。对么?”许止倩急急道。

张斐点点头,道:“但我本不应该这么想的。”

许止倩问道:“为什么?我倒是觉得你有进步。”

“进步你个头。”张斐一翻白眼:“打官司不是杀人越货,也不是威逼利诱,而是讲律法,讲道理,如果能够诉诸公堂,就证明这里面的确存有争议,而不能以强弱来断定。就好比当时我帮曹衙内打官司,即便林飞是无辜的,我也得尽力帮曹衙内。”

许止倩听得是直摇头:“这我不敢苟同。”

“为什么?”张斐纳闷道:“我又不是玩歪门邪道,我是讲律法,讲道理,只要遵循规则,赢得官司,我无愧于心,输了官司,我也无愧于心。”

许止倩轻哼道:“强者是不需要讲律法,讲道理的。律法就是用来保护弱者的。曹衙内那不过是特殊桉例。但他也只是害怕曹太后的责罚,而不是敬畏律法,在三衙,受欺负的教头,可不止一个林飞,但大多数人都只能忍气吞声。

再说李四与陈裕腾的官司,如果没有你,李四是不可能赢的,但是对于陈裕腾而言,他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帮助,只有李四才需要我们的帮助。

还有那马天豪、陈懋迁,他们雇佣你,那只是为了避免被官府欺压,而不是怕与百姓争讼。那些牙人哪天不在搬弄是非,抬高物价,浑水摸鱼,愚弄百姓,陈懋迁可有找你帮忙吗?只有弱者才需要我们帮忙,强者根本就不需要。”

她的观念始终是强调强弱关系,如果是曹衙内与富直爽打官司,那你随便帮谁都行,可一旦变成曹衙内和林飞打官司,她立刻就偏向林飞。

而她的这个观念,张斐早就知道了,二人也争论过很多回,但谁也无法说服谁。

但今日张斐却听得是眉头紧锁,沉思了起来。

难道这就是改变我的原因?

这不是一个至少在律法意义上,人人平等的世界。

这本就是一个不平等的世界。

如韦愚山他们那些人,几乎可以无视律法的存在,如果我不帮耿明,他根本就不需要忌惮我,更不需要我帮忙。

是了!

我不是处在一个法制完善的社会,而处在一个法制建设的时期。

要想不管帮谁打官司,都能够做到问心无愧,开心赚钱。首先,我得让他们先敬畏律法,让律法两端是处于平等。

许止倩瞄他一眼,见他不做声,于是道:“我已经决定帮那大婶讨回公道,而且...而且这回我打算自己去打。”

张斐一怔,惊讶道:“你...你去打?”

许止倩点点头:“朝廷都允许我与你上堂争讼,那我当然也有权力自己帮人打官司。当初咱们就说好了,我是可以免费帮人打官司的。”

张斐问道:“你行不行啊?”

许止倩稍显忐忑道:“你认为我行么?”

张斐当即就乐了:“你自己都没信心,那你还打什么?”

许止倩道:“我没信心是因为我没有自己打过官司,我就只看过你打,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张斐翻着白眼道:“当时让你在公堂上发挥一下,你又不敢,如今在这赶鸭子上架,真是自讨苦吃。”

许止倩也有些后悔,道:“上堂我倒是不怕,我...我就是怕打输了,害了别人。”

张斐稍稍一愣,道:“你要明白一点,我们耳笔打官司最重要的就是尽力而为,至于成败,那是主审官判决的,又不是我们所能掌控的。”

许止倩道:“道理我懂,但我就怕输。”

张斐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就还是我来吧,方才我也已经想明白了一些事。”

许止倩瞧他一眼,犹豫片刻,兀自摇头道:“我还是想自己尝试一下,我也不想总是去求你。”

说着,她又赶紧补充一句,“我可不是与你见外,只不过这是我一直都想做的事,我也希望自己有能力做到。”

她自小就比较独立,也不太习惯于总是去依赖别人,还是希望自己有能力去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张斐沉吟少许,又问道:“那允不允许我给你当助手?”

许止倩立刻道:“你必须给我当助手,毕竟我都给你当了那么多回助手。”

张斐点头笑道:“好吧!这回就让你试试看。”

回到许家,许止倩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许遵。

许遵听罢,却看向张斐笑道:“怎么?这小官司已经请不到你这张大耳笔了。”

张斐听到这称呼,就很想死,赶忙道:“岳父大人哪里的话,其实就是止倩打官司不收钱,我是要收钱的,那大婶若是能赢官司,倒还好说,要是赢不了的话,就还得赔上一笔诉讼费,可能她也付不起。”

“原来如此。”许遵稍稍点头:“虽说收钱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许多时候,也要视情况而定。这样也好,倩儿专门免费帮人打官司,也不会坏了你们这行的规矩。”

可见他是偏向女儿的。

许止倩激动道:“爹爹是答应了么?”

许遵呵呵道:“爹爹什么时候阻止过你帮助别人,但凡事要量力而行。”

“还是爹爹好!”

许止倩稍稍鄙夷了一眼张斐。

张斐一脸无辜道:“我也很支持你的,我只是不支持我自己这么做,难道这也不行么。”

“你先别得意。”

许止倩哼道:“等我累积了经验,我再也不会劝你,我要在公堂上战胜你,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张斐笑着直点头道:“有志气,我很期待。到时一桩官司,咱们夫妻赚两份钱,真是快哉。”

许止倩道:“这你休想,我才不会收钱。”

“.......!”

张斐神情一滞,白了许止倩一眼:“真是没劲!”

许遵也抚须笑道:“老夫也很期待。”

许止倩又问道:“爹爹如何看这官司?”

许遵又拿起那文桉仔细看了看,皱眉道:“亲邻法自古有之,但是这在我朝,发生了一些变化,也做了一些细节补充,邻的优先权,已经近乎于亲。”

张斐问道:“是吗?”

许遵反问道:“你不知道吗?”

张斐讪讪道:“我一般都是需要的时候,再去看看。”

许遵笑了笑,然后解释道:“我朝在许多方面还是有别于前朝,就如这汴京市民,是贫富无定势,田宅无定主,有钱则买,无钱则卖,许多时候都只能依靠邻居,而非是亲人。故此我朝在修订亲邻法时,曾提高了邻的优先权。”

这宋朝是高度商业社会,市民没有太多的宗族羁绊,大家就开始强调自由,强调效率,卖个房子,还要跑去亲人先问一遍,就真是太麻烦了,朝廷也是根据市民的需求,进行适当补充。

在一些情况下,是可以免问亲人。

另外,在价格方面,宋朝廷也是偏向于市场价格的,亲人也不能低价购买。

张斐皱眉道:“但这并非是房屋买卖,而是继承。”

许遵点点头道:“你说得很对,这也是这场官司的难点。其母的做法,看似有理,但其实是难以受到律法的保障,这祖宅还是要传于子孙后代。虽然亲邻法也同样适用于继承权,但买卖还是有别于继承,在她儿子还活着的情况下,这邻居是很难取得继承权。”

许止倩道:“可是他儿子是如此不孝,那我们可否用孝道去打这官司,当初张三也用孝道帮方云脱罪的。”

“当然是可以得,我也以为有一定胜算。”

许遵点点头,又道:“但是官府不能单单只考虑这一桩官司,同时也要考虑到宗法问题,如果开此先例,那会不会与宗法产生矛盾,故此你即便证明她儿子不孝,也不能保证,官府就会判你赢。除非你能官府相信,如此判决,是不会影响到宗法,那胜算就更大一些。”

这古代都是双法并行,国有律法,乡有宗法,二者其实有着很多矛盾。

亲邻法在修改中,其实也遇到宗法的阻力,如今的邻居,是近乎,并没有完全与亲人平等。

是!

这儿子是很不孝,但如果你把继承权给破例了,这会对宗法会产生极大的冲击,甚至于引起社会动荡。

法官是一定是要考虑这个问题的。

许止倩又看向张斐。

张斐道:“不要着急,我们还是应该跟以前一样,先做足功课,总会找到破绽的。”

许止倩轻轻点了下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