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带球跑五年后上娃综热恋了 > 第33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第33章 首发晋江文学城

玩玩。

这个词让唐约脑子空白了好一会,他完全没想到蒋书律会这么说。

偏偏当事人还催促他吃饭,和之前他们在团的时候一样,很关心唐约的衣食住行。

之前经理人林姐就觉得这四个人怎么看都很违和。

明明是正儿八经金汤匙出身的蒋书律,按照常理应该是生活最不能自理的那一款,结果蒋书律什么都很擅长。

让进团队之前还秘密培训过的助理都觉得苦不堪言,在豪门大少爷恐怖如斯的生活管理对比下宛如智障。

柳汐潮从小丧母,少年丧父,带着弟弟生活,靠选秀杀出重围,拜金都显得理所当然,和姚黎心一样爱摆谱。

原生家庭一团糟的唐约怎么说都得是独立自主的那一款。

住在一起却好像什么仙女刚到人间,很多东西不会用也就算了,还嫌弃科技不发达,大家当他失忆,也都能理解。

从小到大被伺候的蒋书律成了伺候的唐约的那一个,姚黎心和柳汐潮本来也不用担心一日三餐的问题,都很注意自己的身体。

只有唐约,稍微不盯紧一点,就挑食不吃饭,要么就是写歌练琴忘了吃饭。

都是成年人,姚黎心觉得没什么好催促的,反而打扰唐约的思路。

但蒋书律却固执地认为吃饭对人很重要,每次唐约在玻璃房内浑然忘我地练歌,蒋书律会在外面默默看他。

看得柳汐潮觉得蒋书律有点像唐约的贴身管家。

后来柳汐潮和蒋赫正式在一起后,才知道为什么蒋书律这么在乎吃饭的问题。

原来这位大少爷并不是在蒋家出生的。

他是蒋家的私生子,甚至一开始不叫这个名字。

正统继承人的长子夭折,这个私生子才被送进来。

蒋赫提起来的时候语气平淡,但不妨碍柳汐潮把蒋书律人设下所有的违和串起来。

为什么明明是蒋家唯一的继承人,为什么跟蒋夫人的关系如此一般。

什么蒋书律没什么大少爷架子,原来是被认回来前,经历过一段的非常拮据的日子。

蒋书律的父亲蒋开诚身体不好,有且只有那么一个孩子。

蒋书律是意外。

是蒋开诚作为成年男人对刚成年少女的欺骗,导致对方跟家里断绝关系,却没得到想要的未来。

以为找到了幸福,却发现自己成了第三者,蒋开诚还不想认她和孩子。

蒋书律跟着母亲颠沛流离,在母亲病重的时候被人找了回去。

成了死去那个长子完美的替代品。

到现在圈子里几乎没人知道这个「蒋书律」并不是一开始的那一位。

只知道对方在七岁的时候身体奇迹般的好转,最后以完美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

蒋家本家的生活本来就枯燥无趣。

蒋赫在柳汐潮面前说那是一个模具工厂。

每个孩子避无可避地成为一个对外完美无缺的人,实际上很容易成为任由家族的工具。

比起蒋赫被人中途打捞起,蒋书律一开始就不是最优选,所以他被「优化」得最夸张。

挤出不必要的部分,剔除边角所有有损「完美」标签,让他一举一动成为范例,在圈子里成为当之无愧的「继承人」。

蒋赫“但我第一次见到书律,就知道他还没有完全模具化。”

柳汐潮跟蒋赫的关系一开始只是普通的资助关系,柳汐潮学习的所有经费都是蒋赫名下的基金会发出,每年会举办例行的公益见面会。

他第一次见到蒋赫,是在苞米地。

第二次是在村小,那一年蒋赫的恋人刚和他分手,男人活像被剜了一块肉,神色苍白,形销骨立。

但气质仍然撑得起昂贵的西装,面容也足够让还没走出大山的小孩升起憧憬。

那年柳汐潮十五岁,他看上了蒋赫的西装、手表和皮鞋,对财富渴望无比。

没想到自己二十岁的时候会想得到这个人。

男人仍然有种病态的苍白,看上去跟年轻无关。

如果蒋赫和蒋书律站在一起,这对叔侄有点像刚燃烧的蜡烛和已经要熄灭的蜡烛。

蒋赫“一开始我以为他真的收心了,但那年接下企划,我明白了。”

蒋赫摸着年轻恋人的柔软的发丝,拜金到极点的偶像没有人前那种温柔,眼神带着狡黠和无尽的贪欲,似乎要把蒋赫完全吞噬。

柳汐潮“蒋书律面孔多着呢,对我们都收着,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收到几时。”

这话乍听刻薄,却带着熟人常有的暗讽亲昵,对天生精致利己的柳汐潮来说完全算得上「朋友的馈赠」了。

这是他少有的人情味。

蒋赫“希望他能得到想要的。”

蒋赫的声音带着点病气的孱弱,却不影响柳汐潮趴在他的腿上。

从剧组风尘仆仆回来的男明星笑着抓起蒋赫的手“叔叔,这么感慨老了不行了么”

柳汐潮这张脸属于淡颜系的温柔,但没什么辨识度。

不过他天生灵动,一双眼能传达无数情绪,只要他想,什么千娇百媚都能被他完美复制。

蒋赫也不生气“是啊,不行了。”

精装的卧室这个季节已经开了火炉,墙上是综艺直播画面。

先接受访谈的的是姚黎心。

柳汐潮对看画面里的男人毫无兴趣,他问蒋赫“不行了那我找别人爽去了”

蒋赫岿然不动,年长者似乎吃定了他的选择“随你。”

柳汐潮“我明天就要出发会和了,你不能主动一点吗”

蒋赫“人要学会知足。”

柳汐潮笑了一声“你是吃定我去参加综艺,没地方偷吃是吗”

蒋赫“书律喜欢唐约,姚黎心已婚,你想和工作组偷,也看不上吧”

柳汐潮想到这茬就觉得好笑“唐约居然觉得我和蒋书律在一起了,天啊,我就算从这里跳下去我都不会跟蒋书律一块。”

蒋赫“我的侄子不好吗蒋家以后都是他的,你那么喜欢钱,他不是最好的选择”

柳汐潮翻了个白眼“我最讨厌他这种需要我去治愈的类型,我已经够辛苦了,他家里还一堆破事。”

蒋赫笑出了声“你不是一直觉得唐约不适合他么”

柳汐潮“是不适合,我们小约那么单纯,但看蒋书律本事了,拿得下蒋家的全部,唐约还用提心吊胆么”

面对采访都和和气气的男明星私底下有些刻薄“叔叔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刚说完手机就响了,居然是节目组的电话连线。

现在轮到了唐约的电话访谈,视频画面里的青年人捏着问题名单,上面郝然是对柳汐潮的提问。

柳汐潮“小约。”

唐约捏着纸,看了眼身边的蒋书律,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尴尬,让人都不好意思开口。

刚才姚黎心的提问环节,问题也五花八门。

涵盖了工作安排和感情生活还有对当地民风民俗的感想。

他本人舌灿莲花,借着直播狠狠表白了自己的老婆。

大概是唐约的烫嘴太明显,蒋书律拿过的纸页,替他问了

“听说柳汐潮你杀青了,为什么不当晚过来,是急着和澄空传媒的老板约会吗”

蹲着直播间的观众上一波经历了姚黎心的自助狗粮,没想到唐约和蒋书律的是双人提问,上来问的问题还如此劲爆。

还好只是电话连线,不然所有人都能看到对外总是眉眼含笑的柳汐潮正趴在的蒋赫身上对对方大肆摩挲。

澄空传媒的老板本人坐得慵懒,好像无所谓柳汐潮摸哪里一样。

唐约心想这是能问的吗

「哇塞调侃老板娘扣你们工资」

「感觉是节目组的公报私仇吧哈哈哈哈」

「蒋书律来问就不会被扣工资了,毕竟是总部的总裁呢」

「唐约你怎么看个问题都能脸红啊,不对,刚才在厨房就脸红了,和蒋书律说什么了」

柳汐潮“那不然呢就队长你天天约会不允许我和男朋友结束异地****”

他一张嘴好像继承了姚黎心的大大咧咧,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信息,惹得蒋赫掐了他一下。

柳汐潮“叔你别掐我。”

唐约觉得自己应该在桌底下,实在是太惹人瞎想了。

就算接受了这本书的官配拆了,但还是有种诡异的感觉。

他忍不住看了蒋书律一眼,对方倒是一副六根清净的样子“你羡慕我可以天天约会,你不行吗”

「怎么是这个画风」

「你们在攀比什么啊哪来的胜负欲笑死我了。」

「我对澄空老板的印象就是病弱啊,感觉命不久矣,这对到底是年上还是年下啊」

「等一下蒋书律承认自己和唐约约会这个综艺果然是蓄谋恋爱吧。」

「唐约的表情好像得知cbe了的我你清醒一点啊柳汐潮跟蒋书律根本没好过」

「叔太那个了,原来柳汐潮喜欢年纪大的老男人啊,我想到了对不起。」

「如果唐约和蒋书律在一起了,那唐约喊柳汐潮是二哥还是小婶婶还是喊蒋赫嫂子,麦艾斯,那画面」

「吵什么吵,过年还是要坐在一起吃饭的家人啊」

柳汐潮“羡慕,还能天天抱着唐约睡,多好啊,唐约之前都不爱和我睡的。”

唐约“我不是我睡相不是很好所以”

柳汐潮哇了一声“所以宁愿黏着姚黎心吗,我会吃醋的哦。”

他说话明显带了揶揄,还要扯过那边玩手机的姚黎心,搞得姚黎心凑过来反驳“你怎么没睡过别装了,就队长没有。”

「扎心了。」

「顶流男团队长被孤立日常。」

柳汐潮“没事,现在睡回来就可以了,是吧队长”

他的声音听上去就带着笑意,完全是借调侃蒋书律调戏唐约,笑得唐约面红耳赤,觉得自己好像变黄了。

他忍不住自我反省。

我是真的想玩玩吗

好像很对不起队长。

蒋书律嗯了一声,“挂了,明天见。”

他简直毫不留情,继续问下一个问题“唐约这几年有继续创作音乐吗还是放弃当初的梦想了”

「我的宝你像被煮熟了。」

「好清纯啊」

「我现在看蒋书律有种把我白菜拱的猪的感觉,虽然感觉是挺配的,可是他俩那种拉扯感太强了,我难受呜呜呜。」

「嗑c嗑个开心啦,蒋书律那可怕的家族背景真的会让他和唐约在一起吗」

「印象里报道说过蒋家特别封建刻板的。」

唐约“有的,但我最近有点瓶颈期。”

提到这方面唐约那点怯生生都散了,带着显而易见的快乐,“有想做新专辑的打算,但还是先等小咩上学。”

蒋书律“为什么要等小咩上学”

唐约“因为我总是会想小咩,等他上学稳定下来,才可以安心做自己的事。”

蒋书律“那唐约先生这几年有什么可以公布的作品呢”

唐约“怎么都是问我的。”

他翻了翻提问,撇了撇嘴“都公布了,不是有人猜到了吗”

他唔了一声“就是因为个人原因,都是曲子,没正式发行过歌。”

蒋书律“为什么”

雨后的天气特别凉爽,从院子往外看,是两岸的灯火。

唐约看着外面,蒋书律看着唐约,灯下眼神都有点过分集中,让随便点进来的路人都以为是恋人的程度。

唐约“就是个人原因。”

就当唐约在编理由的时候,蒋书律笑着进行了下一个问题“和哥哥们重聚后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

唐约“那不就是这几天”

「那可太多,第一天就烂醉。」

「竹花蒋书律真的没谈过恋爱吗,我感觉他真的很会。」

「联姻都能拒绝的男人」

「姐妹们,b轮了一个视频,你们去鉴定一下那是不是唐约唱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渡船拥抱,那种克制又无法克制的还有当时的背景,水鸟、落日、湖面,都太好看了。」

「都经历过那种环境了,怎么能不爱啊唐约,就选他好了吧,没错的。」

唐约没太多想“坐船。”

蒋书律“坐船的什么”

他坐得随意,但观众明明记得刚开播的时候他俩中间还隔了一臂的距离,这才几个问题,已经靠在一起了。

唐约好像真的没意识到,蒋书律好像是真的故意的。

唐约放在桌上的手又无意识地捏上手指,下一秒被蒋书律拉走,换成了他自己的手。

在观众以为这个漂亮青年要拒绝的时候,唐约还真的没推辞,就捏上了蒋书律的手指。

唐约“坐船风景很好看。”

蒋书律“比如”

「蒋书律过分了吧你怎么还多问这么多」

「他想听的是那个答案吧」

唐约“队长很好看。”

他笑了一声,迎上蒋书律的眼神,像是知道蒋书律要问什么一样。

唐约“我很喜欢被队长抱着,有种”

天已经黑了,直播间能看到嘉宾身后的小屋,还有远处的苍山和天上的碎星。

虫鸣和唐约的声音一起收进去,仿佛万籁俱寂,是一个人难得的心绪摊开。

唐约的手覆住蒋书律的手“我落地了的感觉。”

唐约和蒋书律进行提问直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视频空降热搜。

是一个音乐博主发的。

内容不到一分钟,看上去就是拿手机随便录到一个竖屏视频。

是一首让人分辨不出是哪国语言的歌曲。

视频里是一个穿着浅蓝色毛衣的男人,通过声音和他的手还有身形都让人猜测这个人年纪并不大。

伴奏是对方自己弹的简单琴声,似乎情绪不太好,声音都带着点哽咽,前奏的哼唱就足够把人抓紧那个悲伤的氛围。

这个青年人似乎唱得非常忘我,因为分不清是什么语言,所以大家听不出歌词的含义。

可音乐就是这样,渲染感极强。

可能是对方哭得沙哑的嗓音,或者是弹着弹着停下来抹眼泪的动作,都很容易让听众陷入这种氛围。

无以名状的痛苦,失去又好像从没得不到的漂浮感。

都在这几十秒里渲染到极致,很容易让人共情。

评论前排应该是被人点上去的,从文字就看得出非常激动。

啊啊啊啊这个声音是唐约

哭都很有质感的嗓绝对是唐约。

我服了,这么多年没听过他的歌我现在还能秒回答,所以唱的是什么啊哪国语言

博主都不知道是哪国语言哈哈哈哈哈

这歌让人听了好想哭啊,感觉是情歌,这手也绝对是唐约啊

什么时候唱的我们宝为什么那么悲伤这背景的房间好像是综艺拍到的他和儿子住的家吧

唐约本来就很多年没出现。

但作为aay的主唱,唐约的音域特别广。虽然是男团的老幺,也是业内很多乐评人评价过的未来可期,如果不是作为偶像出道,或许能有更开阔的舞台。

一时间词条直接爆炸,唐约彻底成了关键人物。

唐约视频

唐约作品

综艺那边的直播访谈也到了尾声。

观众却还陷在唐约偶尔陡然的直白里。

「我疯了,这是回应吗」

「感觉只有唐约有本事把蒋书律搞脸红了。」

「为什么这个时候又不害羞了唐约,你是演的吗」

「感觉蒋书律在套路,但被直球打回来了,什么落地,你们的手要不要抓得那么紧啊」

可惜直播已经结束,嘉宾要准备出发去新的旅程。

今天是最后一晚,唐眠白天玩了一天,早早和姚宣雨去睡觉了。

姚黎心还在煲电话粥,坐在台阶上打电话,怎么看都非常少女,一只手还玩着自己的头发。

蒋书律去一边处理助理刚发过来的消息,他的自由仍然是有代价的。

譬如这些桩桩件件必须亲自处理的文件,比如七天后爷爷蒋鸣勋的生日宴。

比如连姚黎心都关心的,据说你家又给你挑了个貌美未婚妻。

已经没人记得蒋书律在成为蒋书律之前的名字。

他不过是一个跟着母亲艰难生存在底层夹缝的小孩。

需要早早学会做饭,需要自己一个人上学,晚上沉默地收拾残局,给母亲擦脸。

酒气弥漫在房间,失去爱情滋润的女人陷入了风月场。

可她酒醉的迷蒙里仍然会想起给她承诺的那个男人。

怀孕是意外。

生下来是自愿,她甚至都没想过要给这个儿子谋取什么,只是这么浑浑噩噩地活下去。

她喊他小愁,因为这个孩子让她发愁很久。

愁到和家里断绝关系后失去联系,成为风雨飘摇的无根杂草。勉勉强强和孩子相依为命,却给不了对方正常孩子应该有的条件。

工作人员撤走了所有的设备,一时间让唐约有些无所适从,他看了眼另一边站着的蒋书律,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柳汐潮打了个电话过来。

柳汐潮问唐约“下播了”

唐约嗯了一声。

柳汐潮也没问他这五年干什么去了。

就像是那三年任何一个闲聊的场合,柳汐潮问“你儿子喜欢什么,我带点给他”

唐约“他喜欢和人聊天。”

柳汐潮“这可不像你啊,你都不想和我聊天。”

唐约“我没有不想。”

柳汐潮“你和队长怎么回事”

他问得跟「你晚上吃了什么」一样自然,搞得唐约愣了一会。

唐约“我之前不小心把他睡了。”

外面的风吹起来很冷,唐约缩了缩脖子,听到了柳汐潮的一句卧槽。

柳汐潮“什么时候的事我想了很多,没想到你们居然背着我和姚黎心已经”

饶是一向巧舌如簧的柳汐潮都觉得头皮发麻。

他深吸一口气“你不觉得你说得太直接了吗”

柳汐潮“谁主动的等下不是你是自愿的吗”

这句话就能听出柳汐潮是站哪边的,就算变成了蒋书律的「小婶婶」,他仍然觉得蒋书律这个人深不可测,唐约简直太好欺负了。

唐约“我,我自愿的。”

柳汐潮闭了闭眼“蒋书律这个畜生。”

唐约“啊”

他解释了好几遍不是柳汐潮想的那样,但对方似乎不是很想听。

就是认为蒋书律此人心机深沉,垂涎自家老幺许久,愣是在电话里不遗余力地黑了蒋书律好几分钟。

最后想起唐约认为的自己和蒋书律有瓜葛,又哼了一声。

柳汐潮“厉害啊,那你还以为我和蒋书律有问题小约,你够会想象的啊”

唐约的手揣在兜里。

从背后看他又瘦又高,但已经脱离了当年单薄少年的味道。

唐约唔了一声“因为我看过很多次你和书律哥在一起”

他顿了顿“之前在公司谈事情,你们还在楼梯间接吻。”

这个事唐约都没跟蒋书律说过。

现在他和柳汐潮打电话还听到那边传来蒋赫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很孱弱,估计是在喝酒,被柳汐潮骂了。

唐约心想没想三哥这么凶。

这个时候柳汐潮把要带给唐约的礼物塞到行李箱,冲外面的蒋赫说“我们是不是在公司楼梯间打过啵啊”

中分卷发的男人“我怎么知道”

柳汐潮“那等会我不陪你洗澡了啊。”

唐约

这是我能听的吗

但他又有点好奇,没想到柳汐潮的感情是这样的。

书里写柳汐潮出身不好,常年接受蒋家的资助,后来选秀出道,和蒋书律组合,怎么看都很相配。

可等唐约成为aay的最后一个成员,三年相处感觉柳汐潮不算温柔,只能算人前温柔。

这个哥哥的脾气甚至有点冲。

唐约还合理地怀疑这是感情线的一个伏笔。

证明柳汐潮会为爱温柔,搞不好蒋书律就喜欢这种款式的。

结果真正恋爱的柳汐潮也没温柔,声音听起来还有点泼辣,威胁里带着点**,很容易让唐约泛起浮想联翩的羡慕。

蒋赫“谁陪谁”

唐约听到了一声轻笑,然后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然后听到清晰的一道成熟男声“是你按着我亲,我嘴都被你咬破了。”

“吻技真差。”

唐约捂住了脸,不知道是不是该挂电话,觉得自己像个偷听墙角的。

正好这个时候蒋书律回完了消息过来,看唐约捂着脸靠着栏杆,问了句怎么了。

唐约“没什么。”

蒋书律“和谁打电话”

据他这么几天的观察,说唐约没什么社交都算夸奖,这个人简直是毫无社交。

微信都是来这里当天下的,五年里基本靠短信和电话过活,把自己活成了断网人士。

难怪,还一厢情愿地以为柳汐潮和他有关系。

唐约“是三队长你怎么抽烟。”

也不知道蒋书律什么时候点的烟,凑得近了烟草味和蒋书律原本的味道混在一起,让唐约越发头晕目眩,一时间手机被抽走了都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柳汐潮居然跟蒋赫吵了起来,听得蒋书律皱起眉头。

他直接挂了电话,问唐约“你们聊了什么”

唐约靠在栏杆上,夜风吹乱了他的刘海,唐约囫囵地拨弄了回来,摇了摇头“我说当初看到你和三哥在公司楼梯间接吻。”

蒋书律蹙起眉,唐约却笑了“三哥说和他亲的是你的小叔,然后他问蒋先生是不是有这回事,两个人就吵架了。”

蒋书律又往唐约那边靠了靠“他们吵架,你脸红什么”

唐约呃了一声,眼神有些躲闪,隔了几秒才说“我没想到三哥这么这么凶辣。”

这个词嘴上说出来蛮好笑的,蒋书律都忍不住勾了勾唇。

他盯着指尖的香烟,说“不如你。”

唐约突然就听懂了,蒋书律说的那一天。

唐约“你又不高兴了吗”

蒋书律“为什么这么问”

唐约“以前你每次不高兴就会在阳台抽烟,看起来”

他的轮廓长开了许多,但要说很成熟也算不上,这两个字好像很难跟唐约挂钩。

哪怕世界天翻地覆,他仍然是这个样子。

唐约“很可怜。”

蒋书律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这个词了。

七岁以前这个词是他的标签,是街坊领居和「作孽」挂钩的可怜。

无非是一个妙龄少女以为遇见爱情,却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在老城区逼仄的楼阁里艰难地养大孩子。

这是蒋书律的秘密,蒋家的秘密,更是蒋夫人朱琼的心病,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接受。

但朱琼也没有办法,蒋开诚天生弱精,加上身体每况愈下,几乎没有再有孩子的可能。

所以长子病危后,这个被叫做「小愁」的私生子被找了回去,继承了同父异母的那个长子蒋殊的一切。

包括课业礼仪等等蒋家人需要会的一切,也包括物质,例如比那个逼仄阁楼大很多很多的房间。

唯独没有了会给蒋书律拥抱的母亲。

周麦音十八岁遇到蒋开诚,十九岁生下蒋书律。女人的花期急速压缩,在唐约这个年纪,就已经枯萎。

等蒋书律被带回蒋家,身染重病的女人也在重症监护室停止了呼吸。

蒋书律继承了所有的光环和光环下的痛苦。

没人知道他的童年,其实过得和光鲜无关。

唐约看蒋书律半天没说话,就盯着燃烧的女士烟发呆,看对方眉宇又笼罩了熟悉的哀愁,伸手拿走了那根烟。

问“我可以抽吗”

蒋书律转头“你不是不抽烟吗”

做男团的人都有压力,只不过除了唐约。

唐约没有**,所以没有这类压力。

其他三个人聚在一起抽烟,一个叹气训练烦死了,一个在思考自己买奢侈品要多少钱,一个沉默不语。

唐约就在花园里拉二胡,里面可能包含了他对蒋书律的爱而不得,越拉越如痴如醉,越发让抽烟的人三个人觉得凄凉。

唐约“我想试试。”

9787星只有电子烟,唐约试过,也就那样。

之前姚黎心在唐约成年后要给他尝尝,被蒋书律制止了。

唐约也不热衷。

这个时候他眼神清亮,含着无数的好奇,像是清泉,能拂过蒋书律所有的烦躁。

蒋书律“你会吗”

唐约“你不给就算了。”

蒋书律递给他,看唐约咬了一口,觉得无聊,又塞了回来。

蒋书律就着唐约打湿的烟嘴,抽了一口。

唐约就看着他,他觉得蒋书律有很多面,和书里太不一样了。

很容易让唐约看得目不转睛,看得蒋书律心猿意马,很想

很想

烟掉到了地上,蒋书律吻上了唐约的嘴唇。

唐约吓了一跳,刚要说话又被长驱直入。

阔别多年的强硬深吻直接打开了他曾经被对方烙印在灵魂的印记,让唐约压根抵抗不得,甚至只能瘫在蒋书律的怀里。

姚黎心把躲在门缝里偷看的小孩拎了出来。

唐眠嘿嘿一笑,喊了声姚叔叔。

姚黎心“你偷偷摸摸的干嘛。”

小朋友奶声奶气地叹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要给小约留点面子的嘛。”

但他还是忍不住看向那边。

唐约本身就爱贴贴,怎么可能不去回抱蒋书律,怎么可能不去迎合。

就是亲得喘不过气,松开的时候还想再来,却被蒋书律捧起了脸。

蒋书律呼吸沉沉“所以我们是现在什么关系,能这么亲”

他潜藏在温柔表皮的疏冷都被这个亲吻打乱了,火光四起,不知道烧了谁内心的荒草,在这样秋天的冷风里都滚烫无比。

唐约“只亲,不可以吗”

蒋书律“不可以,我要名分的。”

唐约急得要死,他旷了很多年,没想到清醒的时候跟蒋书律深吻的滋味那么好,脑子里都是再来一次。

蒋书律却不让他得手了,他眼神固执,非要等唐约的一个答案。

唐约“朋友”

蒋书律掐他了。

唐约嘶了一声“兄弟”

蒋书律咬牙切齿“上过床的兄弟”

唐约“炮友”

蒋书律闭了闭眼,刚要说话唐约却跳起来抱住了他,双腿缠在他身上,惹得蒋书律下意识地托住了他的屁股。

唐约“我没谈过恋爱,我不会的。”

蒋书律“我也没谈过。”

唐约笃定地说“你以后会有未婚妻的。”

他被人抱回了房间,蒋书律边走边说“未婚妻,不可以是你吗”

他反问“唐眠妈妈”

唐约这个时候却没了再次被戳破自己能生孩子的慌张,他抿了抿嘴唇,有点难过又有点期待地看着蒋书律,近乎呢喃地问“我真的可以和你谈恋爱吗”

小说里配角上位好像都没什么好下场,但唐约现在心里痒,身体痒,浑身上下都恨不得贴紧蒋书律,没意识到自己眼眶红红,好像要哭。

蒋书律又亲了亲他的眼尾,反问“你还有别的人选吗”

唐约摇头。

蒋书律“小约,不要害怕,我永远陪在你身边。”

唐约“哪怕我是”

蒋书律“什么”

唐约摇了摇头,用力地抱住蒋书律,喊了声哥以后,又轻轻地补了一句男朋友,然后问“那可以再亲一次吗,张嘴的那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