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文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平凡文学网 > NBA:我带系统争冠 > 第50章 050-家庭晚宴,与聘礼

第50章 050-家庭晚宴,与聘礼

周通慢慢睁开眼睛,入眼,是完全陌生的天花板。他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子慢慢坐起来,后脑勺处传来的剧痛令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环顾四周,陌生的房间里没有任何装饰,看起来更像是一间还没装修的毛坯房。或者说,牢房。

“吱呀”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出人意料的是,端着餐盘走进来的人,竟是秦馨儿。

“…馨儿?”他面露疑惑之色。“你怎么在这里…不对、我为什么在这里?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秦馨儿放下餐盘,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走过来。她径直走到床前,娇嫩双手捧起他的脸,仔细端详:“你醒啦?嗯~很好很好。看来手术很成功嘛,恭喜你已经是一个女孩子啦~”

——

“不要啊啊啊——!!”周通从梦中惊醒,他坐起来,睡衣被冷汗打湿。

用手背擦去额头上的冷汗,他摸了一下,确认重要零件都在,这才略略放下心来。然后他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做那种奇怪的梦。

勇士队下一场比赛是三天后,主场迎战独行侠队。

科尔给全天放了一天假,比赛后的第二天他没有安排训练。球队刚刚在盐湖城遭遇争议判罚,士气出了点问题。所以他给大家放假,让大家利用这一天假期好好调整一下心态。

勇士队作为冠军热门,是众矢之的。遭遇争议判罚可以理解。但像上一场对阵爵士队的比赛那样,裁判明目张胆针对客队,演都不带演的情况,一个赛季下来可能也见不到几回。

这么巧,其中一回就让上一场比赛的周通撞上了。周通觉得自己应该去买一张彩票,说不定就能中个大奖什么的。

“几点了……”他抓起枕头旁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七点过五分。

周通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回被窝里打算再睡一会儿,然而他刚躺下,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的手机铃声是没有歌词的纯音乐,是他最喜欢的《The wings of lcarus》。

是秦馨儿打来的。他接起来,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嗯…?”

“让我猜猜。”电话那头,秦馨儿语气轻快。背景音里有人在死命按汽车喇叭,看起来她是在外面。“你还在睡觉。你刚看过时间觉得还早,打算再睡会儿,对吧?”

周通打了个哈欠:“…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

“你个死直男。有把自家女朋友形容成蛔虫的吗!?”秦馨儿很是不悦。

“那我叫你什么?小馨馨?阿馨?馨儿?”

“随、随你高兴!总之不许叫我‘蛔虫’!”

“你专门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

“差点儿把正事给忘了…都怪你!我都被你气糊涂了!”

“?所以是什么事?”

“你现在在家对吧?”

周通推开被子坐起来,把头发抓得像个鸡窝:“在。所以有什么事?”

“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你不会忘了吧?”秦馨儿意有所指。

“?到底是什么事?”

“见我爸妈呀见、我、爸,妈!你别告诉我你已经忘了!”

“没、没忘,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忘?”

“我现在就在金州,你的下一场比赛是后天。晚上我过来接你。”

“好、好吧…”

“嗯,就这样。拜~”

——

一路上,周通一会儿挠挠脸、一会儿抓抓头发,一会儿拉拉衣角。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好像屁股底下的副驾驶座上长了针。

他的异样,即使是笨蛋也看得出来了。秦馨儿余光瞥了他一眼:“紧张啦?”

“废话。怎么可能不紧张?”周通不停做着深呼吸。

“你又不是第一次见我爸妈,之前怎么不见你这么紧张?”

“那能一样吗?这次我是以你的男朋友的身份上门的。”

“放轻松放轻松~来,跟着我做。深呼吸~放屁。”

“…离离原上谱,越说越离谱呀、你。”

不知过了多久,当秦馨儿踩下刹车,停住座下这台狂暴的红色野兽,周通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到站了。

她熄火、拔了钥匙下车,周通推开副驾驶位的车门下车时被绊了个趔趄,秦馨儿赶忙过来扶起他:“你看你、怎么紧张成这样?”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怯场的毛病…话说,你的车好像和我的车是一个款式。”周通答非所问。

“之前你不是开你的车捎过我吗?我觉得这车不错,就买了一辆和你一模一样的。”秦馨儿耐心地解答他的问题。“话又说回来了,咱们俩可是男女朋友诶,开一样的车不更显得咱们心有灵犀吗?”

不要以为只有女孩子才需要安全感,男孩子也一样需要。

“…哦。”

“好了好了咱们快进去吧,差不多是咱家放饭的时间了,我都快饿死了。”

秦馨儿一手搀着周通一手按门铃。后者人高马大,不是一般的“厚重”。好在秦馨儿平常也有在锻炼,不然还真不一定搬得动他。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妇女。

“妈,我回来了。”秦馨儿用鞋尖碰了碰周通的鞋子。“您看,我给您把女婿领回来了。”

周通挺直了腰杆,与中年妇女打招呼:“伯母您好,我是周通。是、馨儿的男朋友。”

“哎呀,阿通都长这么高啦?”中年妇女拉着周通往里走。“以前伯母只能在看台上看你打球,今天终于可以好好看看你了。来来来进来坐,今晚的菜都是你爱吃的。”

中年妇女领着周通进了家门,留下秦馨儿独自在风中凌乱。

秦馨儿:???所以爱会消失,对吗?

——

吃饭的时候,一家之主理所当然地坐在主位。

“阿通啊,”一家之主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到周通碗里。“伯父有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问。”

“您请说。”周通放下刚拿起的筷子。

一家之主抛出了令秦馨儿都为之紧张起来的问题:“你看,你和馨儿都老大不小了。你们俩的婚事,是不是也该定下了?”

秦馨儿埋头干饭,心跳却也加快了些许。她并不担心他娶别人,只是,她是女孩子,她也需要安全感的嘛。

“是的。”周通点头。“这个问题我和馨儿已经聊过了。我们的打算是,等这个赛季结束以后,休赛期,我们就结婚。”

“呯”的一声,秦馨儿听见了心从嗓子眼落回去的声音。

“好、好。”一家之主笑逐颜开。“不过,伯父有一个条件。”

“?”周通猜测,难道是要说聘礼的事?

“你得拿这个赛季的冠军杯当聘礼。”

“哈哈、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